乘鯉

明天太阳升起后又会更想你了吧。

「心のモノローグ」(白石麻衣・西野七瀬)

  所谓 心诚则灵。

微热(番外)

预售结束挺久了把番外放出来(为了凑tag
感谢支持了皂本的朋友 以及对出错不成熟的地方多多包涵 大家真的都是小天使🙇🏻‍♀️

冬季伊始,天是逐渐转凉的,同级生不知不觉中换了制服我才反应过来,为此还被玲香取笑了,有那么喜欢夏季制服吗这种话,我当然无言以对,只说是体感温度滞后害我来不及换到冬季制服。
玲香是我到三年级以后交的朋友,说起来简直不可思议,没有想过一起打游戏联机的网友会是一个班的同学,如果没能成为同桌,可能我到毕业身边都不会有能够谈心的人。
多亏了她我的厄运也能够到此为止,戏剧化又叫人意想不到,不过事实便是如此,玲香成了若月君的现任女友,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小姐,我从以前就有听说过,她的跆拳道...

浮游(八)

※小鲤突然更文!忘记前文的请回顾一下。

也许两个人暗地里也争吵过多次,但家长的尊严不得不叫他们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避免在女儿面前撕破脸皮。
但彼此冷静下来又会重归于好。
抓狂的男人爆发完沉寂下来,被自己挠乱的头发不再一丝不苟,妻子待在卧室哭了很久,他也斟酌了好久后,在反复低声下气的哀求下才将气氛缓和了些。
他抱着妻子,苦恼着他们陷入了死循环,重复跌落在过去给现在造成的困境里。
回想起被怒气遮蔽双眼时的举动,想要向女儿道歉的男人将房门拉开,但无疑不是那么顺利,事后恳求原谅的行为被人挡住,门里的西野红着眼睛瞪他,像警惕的小兽树起了满身的刺。
“叔叔还是离姐姐远一点吧。”
将卧室的门关上前,红肿着眼睛的人语气里...

美宣||交换温柔

※(孟美岐×吴宣仪)
来营业一下新墙头 现实向巨型ooc/请勿上升真人
第一次写国内cp 请见谅/土味情话预警❗️

1.
她总是十分用力地拥抱吴宣仪,在短衫的袖口被曲起的指节压皱后,才禁不住怀里的人挣脱而松开手。
四肢百骸都酥麻得厉害,不管主动或被动,温柔地被彼此的气息裹挟,在值得庆祝和需要拥抱这个仪式时,她最先寻找的那个人,在六年的默契累积中,慢慢有了明晰的轮廓。
十四岁还是懵懂无知的年纪,异国他乡的寻梦路荆棘丛生,而年少无畏的人咬碎了牙将那些苦与泪都一并吞没。
孟美岐是沉睡的小狮子,也还没长出獠牙,温顺地对谁都怯生生地用着敬称,对吴宣仪也不例外。
要逐渐习惯陌生的语言环境,所以会话都有意避开用...

【白七】袖珍

呜呜呜太可爱了吧!还有卫麦嗑!!

パンダ:

*这是一篇生贺(恋恋生日快乐)
*OOC
*瓜皮


1.
卫藤家有一只精灵。


说是精灵,但卫藤更觉得那是一只宠物,体型只有小小的七寸,但十足像个小霸王。在卫藤接受了二十一世纪的先进物种后,看着五官小巧又精致的不速之客,她主动作出了第一次友好交流。


“好迷你~看来还是要帮你想个名字啊”
“不用劳烦了,我的名字叫白石麻衣,还有,虽然我们这一族也是人型,但我们和人类确实的不同就是,我是精灵。”


白石那说得正经又不容反驳的架势把卫藤内心老母亲般的宠爱之情活生生给呛了回去。当时由好奇驱使的指尖正巧落在小家伙的脸颊上,直接...

恋に落ちた

迫真“恋情从天而降”。

ToraDora:


 @乘鯉 


小鲤说不给她写生贺她就喝下一桶忘情水(x)


「如果自己画的漫画主角穿越到现实中 」


ooc. 字数新高(看太多日饭口水文的后果🌚)





西野七濑,22岁,双子座,O型血。 


如果问她什么职业,她可能扭扭捏捏半天才愿吐出「画漫画的」四个字。虽然该职业能以「漫画家」为名,但这样称呼她的话她就会慌张摆手,遮住大部分脸庞的圆框眼镜随着动作而从鼻梁上滑落下来。 


“我这种废柴不能称作漫画家!真正的漫画家…举例说就是JOJO...

浮游(七)

※有没有看土创嗑wxy的女孩 欢迎找我聊天(x
※四处爬墙的小鲤也不忘更文 忘了上文的朋友请回顾一下orz

在想清楚现在会饿着肚子的原因,问题就出在为了照顾妹妹而忘记准备便当的母亲身上,白石想起昨晚准备食材的人清洗了一半的蔬菜就去给西野量体温,大概之后便将那些都搁置了。而身体不适卧床的人整个晚上都用被褥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瓮声瓮气地说是害怕将感冒传染给她。
左思右想白石还是咬了咬唇,一声不吭地跟了出去。
肩膀被人捏住,力度从轻到重,高中部面生的前辈凶着脸,将使劲的指尖硬生生挤到肩窝里,被推搡到地板上时,西野都没明白过来,这突发状况是怎么回事,冷着脸的前辈一语不发,但抬起的膝盖撞上来前,她还是吓得抱住头...

untitled[4]

成全了我期待的圆满

絶対P:

下半部分


 还是请 @乘鯉 轻拍orz


一个点文拖这么久,我也是没救了(。


抱歉抱歉。



这是若月第一次走进真正的暗房。先前在写稿时,她听说过有职业摄影师在家利用卫生间布置暗房的,除了空间狭小,其他如通风、水槽之类倒是一应俱全,冲洗出的胶卷也和学院派的专业暗房没什么两样。



“至少一般观众是看不出来的。”若月还记得那位摄影师嘴角顽皮的笑。但她只在资料上了解过暗房大致的结构,连真正的胶片都没有碰过两张,自然无法体会其中深味。...



浮游(六)

※什么!?小鲤竟然还记得更文(x

※建议喜欢这篇的朋友回顾一下前文…再久一点我自己都要忘了🤦🏻‍♀️


在补课班看到白石宛如天方夜谭,但卫藤还是揉着眼睛和走进教室的她打了招呼。
被骤然加身的课业牵制,白石本就忿忿不平,好歹因友人的陪伴多少还有些乐趣,但学习本就是痛苦的事,何况她早就荒废多时,负责的补课老师却还揪着她不放,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
“白石同学,你又走神了。”
“白石同学,这道题我之前不是讲过嘛?”
白石同学…白石同学…
在自己的名字被反复灌进耳朵的时间里,她迫不得已要去碰那些难缠的数学题,笔尖刮在草稿纸上沙沙地响,数字旋转着好几个圈扑面而来,她也忍耐着挨到每一段休息时间来临。
可消停下来...

1 / 25

© 乘鯉 | Powered by LOFTER